首頁 > 新聞 > 副刊 > 正文

《無處可逃》:驚悚背后是原生家庭的傷害

2019-11-25 15:53圖文來源:南報網

無處可逃

出版方供圖

南報網訊(記者 解悅)懸疑小說《無處可逃》近日由天地出版社出版。本書以故事的形式探索關于婚姻愛情的真相。這部小說是暢銷書作家、驚悚小說家雪薇•史蒂文斯新作心理懸疑三部曲之一。該書自出版以來,版權售出至歐美十五國,確認改編為電影,將由《德古拉元年》《紅河》的導演蓋瑞•肖搬上銀幕。

《書單》評論:“史蒂文斯對于受到虐待的人的心理描寫如此真實……任何曾經經歷過的人,都會想要推薦這本書,因為書中真正寫出了為什么她們受到如此對待卻不離開。”

可怕的錯愛

小說開篇,一家三口去海島旅游,悠閑放松的時光,卻讓人從字里行間感受到女主人公內心的緊張。他的丈夫安德魯懷疑她和別的男人調情,并且不論她說什么,都無濟于事。當她把空杯子遞給服務生的時候,對方手指在她的手指上停留了片刻,安德魯又生氣了。

報復隨即而來。她去上洗手間回來后,沒有發現父女倆的身影,女兒的充氣海豚也不見了。

可以想象,過去她在婚姻里究竟遭受了什么,才讓她變成一個隨時隨地都膽戰心驚的女人。

小說以女主人公琳賽和她的女兒蘇菲為敘事主體,并在不同的時間里來回轉換。

他們因愛而結合,在沒有喝酒的時候,丈夫也會有柔情蜜意的一面,對她關懷備至、體貼入微。

可是一旦喝酒,他就變得非常憤怒,無法自控,稍不如意就把琳賽推翻在地或者擰她的手腕,砸東西。

安德魯的控制欲和嫉妒心極強,她感覺快要窒息了。

難道琳賽沒有就沒有想過離開他嗎?她不是不想離開,而是被控制無法離開。

美國家庭暴力專家說過:被施暴者無法離開,大約有100個理由。其中就有他們知道施暴者有可能會試圖殺死他們,或者帶走他們的孩子,或者在他們的余生傷害他們。離開并不像走出門那么簡單。

原生家庭的愛與痛

所幸小說中琳賽足夠勇敢,一個深夜,悄悄給安德魯水杯里放入幾片安眠藥之后,在弟弟的幫助下,琳賽帶著女兒從丈夫安德魯身邊成功逃離。

然而事情并有沒有這樣簡單。原來琳賽帶著女兒走后沒有多久,安德魯在追尋她們母女的路上造成車禍導致一個女人死亡,被送進了監獄。

小說的最后,琳賽想起蘇菲曾問過她,有沒有后悔做過某件事,因為如果當時她們沒有逃跑,安德魯就不會開車,就像蝴蝶效應,你改變了一件事,一切都隨之改變,她們也不會面臨那個巨大的災難……

她回答說她從來沒有后悔過做某件事。她必須冒這個險。因為她很清楚家庭給孩子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。長期處于暴力環境中的人更加封閉、沉默,逐漸喪失對正常健康家庭環境的認知。施暴者往往來自暴力家庭,并從中學會暴力和控制。

安德魯自己就是受害者,他童年大部分時間都活在對父親的恐懼里,每次父親從船上回到家里,總是沖他和媽媽大吼大叫,甚至拳打腳踢。幾次把他推下樓梯,時不時還會抄起手邊的皮帶。

安德魯對蘇菲說,過去他受虐的陰影始終纏繞著他,錯誤的愛折斷了他追求愛的翅膀。

榮格說過:“當愛支配一切時,暴力就不存在了;當暴力主宰一切時,愛就消失了。”

每個人人生的選擇,都藏著原生家庭的愛與痛。愿我們理解愛,學會愛。

作者:解悅責任編輯:劉陽

周刊

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產能力,同時多渠道開展全球采購,積極組織貨源,并采取平價銷售、限購等方式,盡最大努力保市場供應。[詳細]
秒速飞艇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