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新聞 > 副刊 > 正文

掌故大家高伯雨譯注《紫禁城的黃昏》大陸首次出版

2019-11-14 16:49圖文來源:南報網

紫禁城的黃昏

出版方 供圖

掌故大家高伯雨譯注《紫禁城的黃昏》大陸首次出版

南報網訊(記者 解悅)溥儀的英文教師莊士敦作品《紫禁城的黃昏》,已經成為講述溥儀個人命運乃至晚清民國歷史的經典之作。此書曾有過多種譯本出版。由世紀文景出版的高伯雨譯本,有獨特的亮點和難以替代的價值,這也是這一版本首次在大陸面世。

在目前能夠見到的、關于晚清的各類回憶錄、掌故見聞中,莊士敦作為“帝師”,能夠以貼近溥儀的身份,用生動而富有人情味的眼光講述個人與時代深刻交纏的跌宕故事,把握歷史發展的諸多隱秘線索,為近代中國發生關鍵變局提供不可多得的珍貴見證,而高伯雨的注釋,更為我們勾勒出歷史光影中豐富細致的層次。

清末民初的蒼涼一瞥

本書作者莊士敦是有著強烈中國情結的英國人。莊士敦在遠東和中國人來往二十年,能講一口流利的北京話,會讀中國的古典文學作品,對中國的佛教、儒家文化都有甚深的研究,被人們稱為“中國通”。1930年代,回國后的莊士敦隱居在蘇格蘭自己購買的一處小島上,也依然對他的“故國”念念不忘,在自己的宅邸前掛起清朝的龍旗。 

莊士敦作為“帝師”,得以深入宮廷,從他的角度講述清廷的衰亡。在他筆下,紫禁城的一磚一石,無不帶有憂郁蒼涼的色彩,但他不停留于抒情,更重視理智地探究清朝滅亡的根源。

盡管莊士敦的筆觸始終圍繞著清廷和宮禁,但近代中國的宏闊圖景也在書中如卷軸一般展開。從袁世凱任中華民國總統,到袁氏稱帝失敗、張勛復辟、馮玉祥兵變并將溥儀逐出紫禁城,這些歷史波瀾都在緊密牽動著小朝廷內看似寂靜的一隅,改寫著溥儀的命運和整個國家的走向。

莊士敦的夢想與哀愁

《紫禁城的黃昏》里,作者對于溥儀傾注了最多的筆墨,正如同他對溥儀傾注的心血。莊士敦在遜帝身上寄托著他的文明想象和政治理想,他一直稱他為“我的龍”,而溥儀也曾在自傳中坦承,莊士敦是他自己的“靈魂”,師生之間深厚的精神聯系不言而喻。

自從入宮,莊士敦就希望溥儀能夠通過接受新式教育,擺脫諸多遺老為他設立的陳規舊俗,成為一位開明的現代君主,這一愿望顯然只是美好的幻想。

從莊士敦內心深處來說,他感興趣的并不是看到溥儀再次成為皇帝,而是希望他“成為一個智力健全身體健康的青年”。在龐大頑固的復辟派裹挾之下,溥儀最終出逃東北,投入日本人的羅網,莊士敦此時已經不在溥儀身邊,他對遜帝的命運深懷憂慮但愛莫能助。

高伯雨:博雅嚴謹的掌故家

譯者高伯雨原籍廣東澄海,1906年生于香港,以諳于掌故馳譽香港文壇。他一生著述過千萬,大都是掌故文字,散落各處,直到晚年才出版一本文集,而他其他的作品以《聽雨樓隨筆》為名陸續結集出版,已經是他去世之后的事了。

高伯雨博聞強記,愛好廣泛,交游廣、讀書多、興趣雜,筆下有識見和才情。

1934年春,高伯雨得知《紫禁城的黃昏》將出版,立即去函上海的別發書店為他留下一部。書中的歷史人物和提到的風俗習慣,高伯雨都很熟悉。圍繞在紫禁城和心向“宣統皇帝”的那批遺老,對于他們的生平,高伯雨隨時可以詳細道出,而且他本人與陳寶琛、金梁也相識,所以他相當自信地回憶道,翻譯此書的過程堪稱“運筆如飛”。高伯雨對于晚清掌故信手拈來,但從未以夸張渲染和奇聞異事博人眼球,在翻譯中,即使是并不緊要的人名,他也仔細考證辨別,展示了一名優異掌故家的風范。

經高伯雨翻譯后,全書包含兩百多條譯注,使用了同時代的報刊、日記、溥儀自己的回憶錄等材料,補充了莊士敦作為外國人所不能見到的諸多隱秘關節,并以客觀的眼光對莊士敦的敘述加以點評和校正——例如破除莊士敦帶有東方主義的迷思,指出溥儀并不像莊士敦心中那樣完美——從而冷靜、真實地還原了時代的面影,顯示著高伯雨和莊士敦所代表的兩種不同時代、不同身份之間的裂隙和對話。

譯注本身行文瀟灑俏皮、暗藏機鋒,可以成為獨立的散文小品來讀,其史料價值和辭章文采不在莊士敦原文之下,是閱讀此書帶來的難得的樂趣。

作者:解悅責任編輯:尹淑瓊
0人參與
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
最新評論
    查看全部

    周刊

    教育、醫療、養老、就業、社會保障……一項項事業的投入,回應著習總書記對江蘇的諄諄囑托,回應著百姓對“幼有所育、學有所教、勞有所得、病有所醫、老有所養、住有所居、弱有所扶”的期待,書寫出一張張南京人的“幸福答卷”。[詳細]
    秒速飞艇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