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新聞 > 副刊 > 正文

王安憶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回望半世紀生涯

2019-11-06 14:26圖文來源:南報網

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

出版方供圖

南報網訊(記者 解悅)著名作家王安憶首次以散文形式記錄小說家思想歷程的新書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最近由譯林出版社出版。這也是由北島主編、以筆記散文為主調鋪衍的思想叢書——視野叢書的第一本。

王安憶將“視野叢書”概括為兩點,一在于嘗試記錄共同思潮中個體的歷程,二在于讓寫作人隱形的思想浮出水面,呈現足跡,納入歷史的進步。而這兩點,正是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的基底。

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全書收錄文章十七篇,分為個人經歷、人物交游、演講對話與文學之旅四輯。作者由家族歷史源頭講起,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寫到二十一世紀,橫跨作者半個世紀的生涯,囊括了隨筆、演講、對談多種體裁,敷衍出歷史記憶里的個體歷程。

書中王安憶重走紹興,去找家族歷史的源頭;插隊徐州,在文工團拉響命運的琴弦;她為即將畢業的學生演講,勸他們做無用而有趣的靈魂;她與年輕的寫作者對話,讓他們莫再把她當成前輩,實則他們都是同代人。她還去到維也納、俄克拉荷馬,在另一片星空下冥想文學的意義……

這是一本面對過往的書,它可以讓你重新認識王安憶,同時,認識王安憶生活的時代,并以此為基點回望其小說創作。

小說家的思想漫游之書

“視野叢書”的企圖之一在于讓寫作人隱形的思想浮出水面。在這里,作為小說家的王安憶則更具典型性。王安憶作為當代中國最為重要的作家之一,從八十年代至今,她在中國文學、文化領域持續在場,像“女工”織毛衣般編織著自己的創作。但王安憶的名字,始終是和小說家的身份緊緊聯系在一起。小說是虛構的,而小說家是真實的。小說是關于記憶的技藝,而散文是記憶的記錄。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中,小說家跳出了虛構,以時間為經緯鋪排自己的思想與生活,真實地走到讀者眼前來,尤以第三第四輯,演講對談與文藝心得為最。

八十年代,在《茹家溇》中,王安憶于尋根文學的熱潮里梳理自己的來路,去紹興追訪遙遠的祖先,那是成長的源頭也是思想的源頭。

在《音樂時代》中,她去到維也納,穿梭于羅曼•羅蘭《約翰•克利斯朵夫》與音樂之鄉迷人的劇場間,探討音樂的意與趣;在《祛魅時代的異象》里,她以阿爾巴尼亞作家伊斯梅爾•卡達萊的《誰帶回了杜倫迪娜》為基點,從拉美文學大爆炸說起,嘗試觸碰現實世界與魔幻世界之前的模糊地帶……

在這種與現實時間同步的經驗講述里,在學習與實踐的感想心得的分享中,借著作者的觀看、思考,讀者得以看見平日虛構背后作者的實體。

記錄時代、思潮與個體命運

“視野叢書”的另一企圖在于嘗試記錄共同思潮中個體的歷程。在《成長初始革命年》中王安憶強調了一個“時代”的概念,一個時代要完成它的時代化,需要很長的時間,很多的人,最后才能完成。因此,王安憶將時代拉長、放大,把包羅萬象的同時代人納入書中。人物之外,王安憶還對時代的器物、景觀、氣氛、小市民的衣食住行等做了相當描繪,為我們建立一幅歷史時期全方位的圖景。

在這些篇目中,王安憶試圖提出幾個問題:成為同時代人的條件是什么?又該如何去界定“一個時代”?王安憶不太喜歡今天常說70后、80后、90后,因為短短的十年間好不容易積累的一些東西,很快就會被代際的快速更替給消耗掉,而實際上這個時代的變革遠遠還沒有完成。她試圖以感性的形式表明:同時代的人,可能還要包括上一代的人,下一代的人,將更多的人包括進來,才能積累一點點的思想,才能建立起一個真正有內容的時代。

由譯林出版社與活字文化合作的“視野叢書”于2019年正式啟動,甄選王安憶、黃子平、格非、葛兆光、張承志、韓少功、李零、汪暉、徐冰、李陀等人的作品,嘗試讓不同領域的作家、學者、藝術家和文學評論家聚在一起,構成潛在的對話,形成“同時代人的相互應答”。

作者:解悅責任編輯:巢宸舒

周刊

為大力弘揚平安志愿服務精神,推動平安志愿服務在我市持續深入發展,12月4日,由中共南京市委政法委員會、南京市平安志愿者聯合會組織開展第五屆南京市“最美平安志愿者”評選正式啟動。[詳細]
秒速飞艇规则